地心藏海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第822章真身所在地

100

「老祖,是我,子文。」

蔣王虔誠的跪在地上,懷揣敬畏之心,渾厚低沉的嗓音,迴蕩在地心深處的神墓之中。

未見無天老祖真身,只聞其可怕冰冷的沉音。

「滾。」

無情一字,下一秒,空氣之中突然掀起了滔天可怕的波動,將蔣子文掀飛出了墓穴。

蔣子文曾是神界戰神,靈力滔天,天境巔峯,可那無天還沒出手,連真身都未現,只一字吼出的威力,就能讓蔣子文瞬間飛出,可見實力相當恐怖。

「還有臉來見吾?」

蔣子文後背撞向了山石,脣色猩紅,欲要吐血,卻硬是將湧上來的血咽了回去,長跪在外不起,不停磕頭。

「老祖,詭兒的死,是有我的錯,這數千年,我從未停止過想辦法讓她回來,我自知無臉來見老祖,可是詭兒她回來了,您知道嗎?詭兒活了……」

空蕩蕩的地心深處,迴蕩著蔣子文懺悔深沉的話音。

可很久,他都得不到回應。

神墓之中,死一般的沉寂。

可是,就在蔣子文頭磕在地上,長跪不願起身之時,一個黑袍墨發的老人,赤足,縮地成寸,三兩步間形移,幻化出數十道影子,出現在了蔣子文面前。

凌厲劍眉斜飛入鬢,鬍鬚濃密纖長,步步生黑蓮,邪氣無比,他陰暗邪肆的眼眸尾部,暈染著兩抹黑色陰影,看上去可怕邪冷。

此人,便是無天老祖。

曾經掌控黑暗的主宰。

而與他對立的老祖,便是創世神之一,掌控光明正義的鴻鈞老祖。

任何人都是善惡一體兩面的。

鴻鈞與無天就是兩端的典型,一黑一白,一陰一陽,一個主宰黑暗,一個代表光明。

鴻鈞老祖洪荒時期,是將自己的善念發揮到極限。

無天是將自己的惡念發揮到極限。

故而二人是對等的,可誰也無法除去對方。

這符合本性本是不分善惡的。

遇善則善,遇惡則惡,善與惡是相互依存,對立統一的,它們不可分割,相互制約;善則順理,惡則違理,無記則可中和二者。

而歸屬黑暗神的詭計之神靈詭,便是無天老祖座下首席弟子。

無天老祖最寵愛器重的徒弟。

當年,靈詭還在之時,她身爲天帝之女地心藏海,卻遭衆神厭棄,可無神敢惹,三界聞風喪膽,不僅因爲靈詭靈力滔天,先天之境,更因爲她是三界唯一一個能用怨氣殺敵的女神。

還有一部分原因,便是因爲她是無天老祖最寵愛的徒弟。

有多寵愛?

無天老祖不惜將自己最厲害的法寶「滅世黑蓮」,送給了她,希望她成爲下一任主宰黑暗衆神的神。

「吾花數千萬年培養的繼任者,被三界一個個唯利是圖的僞君子聯合起來弄死了,她元神都散了!你卻告訴吾……她活了?若敢矇騙,吾讓你元神俱滅!」

蔣子文無奈,得不到無天老祖的信任,只有幻化出紀由乃的幻象,展示在無天老祖的面前。

「她現在雖只是肉體凡胎,可卻成了冥界的陰陽官,被生死簿除名……」

「混帳東西!吾的嫡傳弟子,成了冥界的小小陰陽官?」

無天老祖動怒,一巴掌揮在了蔣子文臉上。

恐怕,這世間,敢如此對待蔣王的,唯有無天老祖一人了。

仿佛感覺不到痛,蔣子文垂首,眸光深沉,繼而又道。

「若不是詭兒的這個身體被選上了陰陽官候選人,我根本不會知道,她竟回來了,事有蹊蹺,且迷霧重重,我尋不到方向,才只能來尋老祖,求出手相助。」

最終,無天老祖負手而立,沉默了半晌,目空一切的睥睨著跪在自己面前的蔣王,細眯幽遠冰冷的眼眸,「你想吾如何幫你。」

「詭兒如今的肉體弱小,根本無法承受她不斷增強的靈力,和侵蝕她心脈的怨氣,當年她雖然元神毀,魂魄散,可真身卻在,但不知所蹤,我知道老祖贈予她的滅世黑蓮就在她真身之上,老祖只要感應滅世黑蓮所在,我就能找到詭兒的真身,待她元神回歸真身之時,就是她徹底回歸之日,難道老祖不想看到這天的到來?」

蔣子文跪地,垂首,深藏內心深處不爲人知的心思。

而他黑色斗篷下的衣袍腰間處,塞著一幅錦帛所繪製的神祕地圖,那地圖,正是兩個月前紀由乃親手繪製的人皇地圖。

蔣王之所以千里迢迢來虛無界。

其一,是爲了喚醒無天老祖,感應滅世黑蓮所在,尋回靈詭真身。

其二地心藏海,其實是因爲……

蔣子文那日在冥界聽紀由乃提及天道盟、提及金刀侍衛、提及人皇墓,再縱觀那藏在寒冰地獄的女屍……

心裡隱隱有一種猜測,靈詭的復活,恐怕和人皇脫不了干係,說不定,她的真身,很可能就和人皇藏在一處不爲人知的地界,那就是——人皇墓。

可人皇墓的地圖,他研究了很久,都未找出所在之處。

最終,他想到了捷徑,讓無天老祖,去感應滅世黑蓮的所在。

這樣,一切答案,都會揭曉。

人皇……是他數千年間,完全不想回憶的存在。

想到他,蔣子文眸光冷的徹骨,隱隱透著恨。

心底雜念頗多時,蔣子文就算低垂著頭,可一樣瞞不過無天老祖,倏然,老祖冷哼一聲,似看透蔣子文心底所想,不屑道:「別妄想動花花腸子,你心裡想什麼,動什麼心思,怎逃得過吾輩法眼?」

「老祖,我只是不想一個人回來,有他在,我永遠不可能和詭兒在一起,他與我命中犯克,您應該知曉。」

無天老祖未理會蔣子文,只是倏然一手兩指併攏,抵在脣間,如念咒誦經般,一手掌心間,一朵黑蓮頓生,被黑霧纏繞,煥發詭異幽光,道道雷雲突然在黑蓮上方出現。

下一秒,老祖周身開始出現幻境一般的虛境影像。

虛境中出現了茫茫大海,雷雲滾滾,驚濤駭浪,仿佛如末日一般,又像是在世界的盡頭,海水倒灌,匯聚入一個黑暗之淵般的無底漩渦中。

可幻境卻在這裡突然消失了。

無天老祖渾然震驚,喃喃自語:「好霸道的結界!竟連吾輩都無法窺探深入其中?」

「老祖,可有發現?」

「有,也沒有。」

「此話怎解?」

「地心藏海,吾輩的滅世黑蓮,就在地心藏海深處,具體在哪,被結界所擋,根本無法探知虛實。」

「……」

「看來,設下結界之人並不想讓任何人找到靈詭真身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