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兑换:夫妻网售高压气瓶被查获分别被判13年

100

法制晚報訊 (記者 張子淵)江西年輕夫婦王太平、胡敬售賣以瞄準鏡、消聲器等玩具槍配件爲生,2019年7月,夫婦倆進了一批高壓氣瓶銷售。四個月後,因有人在網上購買各種槍枝零件組裝成槍枝被查獲,警方認定曾賣給其氣瓶等零件的王太平夫婦涉案。

隨後,夫婦二人被河南省范縣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河南省范縣人民法院於2019年10月29日以非法買賣槍枝罪判處被告人胡敬有期徒刑13年,胡敬的丈夫、被告人王太平以非法買賣槍枝罪,判處有期徒刑14年。

據悉,目前夫婦二人已經向濮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在淘寶等電商平台上,仍舊有胡敬銷售的這種高壓氣瓶在出售。

案發

夫妻被訴違反槍枝管理規定

河南省范縣的一審判決書顯示,胡敬及其丈夫王太平2019年7月份以來,通過網絡販賣26個用在氣槍上的高壓氣瓶,因爲胡敬懷孕,丈夫王太平從9月份開始幫助胡敬打包、郵寄了部分高壓氣瓶。

2019年11月2日,范縣公安局民警在胡敬租賃的房屋內查獲309個高壓氣瓶,經鑑定,查扣的氣瓶認定爲10套不成套氣槍散件。

判決書顯示,該案另兩名被告人張督督、王廣貴曾通過微信多次在胡敬處購買過氣筒、瞄準鏡等配件。張督督還將槍賣給了一個叫汪路的人。其中,王廣貴供述,其購買了槍枝零件後把零件組裝成槍枝來打獵,在淘寶上購買槍枝零件有15次左右。從2019年開始,他一共改裝過三把火藥槍,都是用射釘槍改裝的。

法院審理認爲,被告人胡敬夥同被告人王太平違反槍枝管理規定,以牟利爲目的通過網絡販賣氣槍配件,情節嚴重,其行爲均已構成非法買賣槍枝罪。胡敬與王太平系共同犯罪,二人沒有明確分工,不足以認定王太平系從犯,僅能證實王太平在共同犯罪中相對胡敬所起作用較小,對公訴機關認定王太平系從犯的意見不予支持。王太平刑滿釋放(有搶劫、盜竊前科)五年內再犯應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犯罪,繫纍犯,應當從重處罰。

最終法院判決胡敬有期徒刑十三年,王太平有期徒刑十四年,張督督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月;王廣貴有期徒刑七年;汪路有期徒刑兩年,緩刑兩年。

上訴

不認爲構成買賣槍枝行爲

法院判決後,胡敬和王太平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胡敬在上訴狀中稱,她和丈夫王太平沒有買賣槍枝的故意打獵專用槍,也沒有買賣槍枝的行爲,只認可銷售了26個高壓氣瓶。

此外,胡敬上訴稱,其所賣的高壓氣瓶和目前市場上公開出售的高壓氣瓶沒有區別打獵專用槍,在很多電商上仍然公開銷售。這種高壓氣瓶並不是專用於氣槍的槍枝配件,而是一種中性產品,還可用於水產養殖、船舶救生等。且其並沒有想到購買人會用高壓氣瓶製作仿真槍,也不知道他們製作的仿真槍屬於刑法意義上的「真槍」。而309個被查扣的尚未出售的高壓氣瓶並不能被認爲構成犯罪行爲,頂多屬於犯罪預備。

同時,胡敬和王太平均在上訴狀中表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涉以壓縮氣體爲動力的槍枝、氣槍鉛彈刑事案件定罪量刑問題的批覆》規定:對於非法製造、買賣、運輸、郵寄、儲存、持有、私藏、走私以壓縮氣體爲動力且槍口比動能較低的槍枝的行爲,在決定是否追究刑事責任以及如何裁量刑罰時,不僅應當考慮涉案槍枝的數量,而且應當充分考慮涉案槍枝的外觀、材質、發射物、購買場所和渠道、價格、用途、致傷力大小、是否易於通過改制提升致傷力,以及行爲人的主觀認知、動機目的、一貫表現、違法所得、是否規避調查等情節,綜合評估社會危害性,堅持主客觀相統一,確保罪責刑相適應。

解讀

律師稱氣瓶並非「用於氣槍」

該案律師認爲,高壓氣瓶根本不是專用於氣槍的槍枝配件,而是一種中性的產品,其用途極其廣泛,當然也可能被個別人用於氣槍,但絕不能應將涉案高壓氣瓶認定爲「用於氣槍的高壓氣瓶」,正如不應將殺人犯所用的菜刀認定爲「用於殺人的菜刀」。

並且上訴人所賣高壓氣瓶均爲沒有氣體的空瓶,沒有任何安全風險問題。

綜上,律師認爲上訴人只是單純的有買賣高壓氣瓶的行爲,而沒有買賣槍枝配件的行爲,如果上訴人的行爲構成犯罪,淘寶、京東賣家、生產廠家以及他們的員工也都應該構成犯罪。

實際上,在之前涉槍案審理中,賣槍平台是否需要負責也有不少討論。涉槍方面,《刑法修正案九》對網絡服務提供者的權責作出規定,包括發布槍枝等違禁物品、管制物品的信息。

如果電商平台明知商家在從事違法犯罪活動而不阻止,要承擔共犯責任。

但是電商平台負有共犯責任需要具備三個要件:平台客觀上對違法犯罪活動起到幫助作用;平台主觀上明知商家在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經有關部門警告、處理後,仍然爲違法犯罪活動提供協助。

對話「如果知道違法一定不會賣」

因案發時懷有身孕,胡敬如今被取保在家,現在她的小女兒已經8個月了,兩個雙胞胎兒子則在上小學。她擔心如果被收監,三個孩子怎麼辦。

胡敬自稱,作爲一個90後的農村女子,她並不知道賣高壓氣瓶這些東西會違法,她也只是想賺錢養家餬口而已。

法制晚報:你在賣高壓氣瓶前主要做什麼工作?

胡敬:一開始就是在廣東那邊賣水果,但是不賺錢,賣不動。後來聽說義烏這邊賣小商品挺好的,我就去了義烏,看到很多人賣仿真槍的瞄準器、消聲器,就開始賣這個。賣了一段時間後,還是賣不動,聽說賣氣瓶能賺錢,於是就進了一批氣瓶。

法制晚報:包括氣瓶在內的這些東西,都是通過什麼途徑銷售的?

胡敬:一開始是在淘寶上,但我們不會做,淘寶店賣不動做不下去了。後來聽說在微信上賣效果好,我就弄了個微信號,做微商。

法制晚報:瞄準鏡、消聲器以及高壓氣瓶這些東西都可以用在仿真槍上,你當時意識到這些東西一起賣會違法嗎?

胡敬:沒有,真的沒有。我家裡有兩個孩子了,還懷著一個孩子,要是違法我怎麼可能去做,那樣的話孩子以後怎麼辦?當時我去義烏,看到很多人都在賣這些東西,也是成套地賣。後來我還在淘寶、京東這些大的電商網站上查過,也都有賣的。而且我後來還加了個微信羣,羣里都是賣這些零配件的人,大家也都是成套地賣,有的比我賣得還全,一看別人都沒事,我才開始賣。

法制晚報:有沒有想過這些東西賣出去會組裝成槍?

胡敬:我的這些東西屬於仿真槍的配件,而不是零件。我們不賣零件,比如槍管、扳機、子彈這些都不賣。我賣的高壓氣瓶,除了可以做氣槍,也可以用作別的用途,比如水產養殖。但如果別人從我這裡買了氣瓶,從另一家買了槍身,又從第三家買了扳機,這樣組裝成一把槍,那我怎麼知道他買氣瓶是用來做槍還是別的用途。

法制晚報:有沒有人從你這裡購買過成套的東西?

胡敬:沒有一次性購買一套的,可能有斷斷續續購買的,今天買瞄準鏡,明天買氣瓶。我賣的貨加在一起都組成不了一支完整的槍。

法制晚報:在賣氣瓶的過程中,你丈夫做了哪些工作?

胡敬:他其實就是一個幫忙的。我丈夫以前有前科,出來後去跑運輸,也不賺錢。後來我在義烏這邊賣東西,就跟他說你過來幫我吧。因爲我當時懷孕了,搬東西發貨不方便,他就過來幫我發貨。這個一人做事一人當,他並沒怎麼參與買賣。

法制晚報:當時警方查到你家的時候,你是什麼狀態?

胡敬:沒想到。那天我們正準備休息,警察敲門後進來,就說要搜查,說是涉及槍枝的事情。我以爲是有人用我們賣的氣瓶做槍結果出了人命,後來警察說沒有,然後就搜查了我家儲存氣瓶的屋子,300多個氣瓶被認定爲10套槍枝散件。

法制晚報:你賣氣瓶盈利多少錢?

胡敬:很少,利潤也就幾塊錢。因爲我們剛開始做這個,沒什麼渠道,賣不動,四個月才賣了20來個,積壓了300多個,我就想先薄利多銷,等打開渠道了再說。

法制晚報:一審判決前有想過會這麼重嗎?

胡敬:沒有。當時警方查扣了東西,檢察院要起訴,我還問周圍賣這些東西的人,會不會判我們刑。周圍的人都說不會,說大家都賣怎麼就判你倆,頂多就是罰點錢或者關幾天。我也想著如果真是這樣,以後也就不賣了,違法風險太大。

法制晚報:一審判決你和丈夫有罪獲刑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感受?

胡敬:天塌了,死的心都有。我們家裡還有三個孩子,我倆要真是被判十幾年,孩子怎麼辦?後來我拿到了判決書,看到組裝槍的那幾個人判得都比我們倆輕,我覺得這個不合理。

法制晚報:下一步你們打算怎麼辦?

胡敬:我們倆都是農村人,都不知道這個違法。如果真的違法了,罰錢什麼的,我們就當買教訓學法了。但一審這個判決我們肯定是不服的。目前我們是上訴了,還請了在仿真槍方面有經驗的律師,剛才律師告訴我,濮陽中院已經決定庭審了,希望能有好的結果。

文/記者 張子淵